行业焦点

“好奇小知”已在内测,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再出发


浏览量:114

正在内测的“好奇小知”,或是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又一次尝试。

有着“APP工厂”之称的字节跳动之所以会获得这个称号,无疑是因为其流水线式生产APP的能力。就在其不久前推出“汽水音乐”,试图将抖音神曲批量复刻后,近日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显示,字节跳动将目标又重新聚集到了在线教育市场,并且目前正在内测一款为青少年用户打造的知识学习APP,名为“好奇小知”,其Slogan则是“观世界,学知识”。


在去年1月下线知识付费产品“好好学习”后,这是字节跳动方面时隔一年后再度对这一赛道进行尝试。继2月28日,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GOGOKID”、“你拍一”、“清北小班”,以及“汤圆英语”,同时发布停运公告后,显然也是其在在线教育领域新的新动作。


事实上,字节跳动对于在线教育的探索始于2018年,但彼时其还是以战略投资为主,并在2018年和2019年两年间,陆陆续续推出了十余个相关项目,涵盖K12、早教、高等教育、知识付费等诸多领域,甚至还收购了锤子科技的相关资产,来切入教育类硬件市场。 


到了2020年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之际,张一鸣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提到的未来三大发展重点,其中就有“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正式将教育业务提到了战略层面。并且字节跳动此后还推出独立品牌“大力教育”,成为该公司旗下公开发布的业务独立品牌。 


字节跳动副总裁陈林彼时曾踌躇满志地表示,“大力教育”未来将专注“大教育”领域,对教育进行全场景布局深耕,赋能整个行业,关注大时代下人的成长。更是喊出了教育业务线将扩招1万人、每年投入100亿来“后发制人”的口号,也形成了瓜瓜龙、清北网校、大力智能、开言英语、GOGOKID、大力爱辅导、AI学、极课大数据、学浪在内的产品矩阵。 


然而谁都都没有想到的是,一度被认为有望成为下一个风口的在线教育,在2021年迎来了“黑天鹅”。在双减政策下,整个在线教育行业也俨然开始了“求生之路”,字节跳动的这一业务线同样也被迫进行收缩调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的“好奇小知”其实与不久前字节跳动推出的教育服务平台“潭水源”一样,同样定位于教育辅助工具或者说在线教育社区。 


与包罗万象的“好好学习”不同,“好奇小知”其实是一款定位非常精准、瞄准细分市场的产品。据悉,“好奇小知”拥有精选知识和探索两大版块,其中精选知识是系统每天根据算法推荐的科普内容,而探索版块则包含了热点新闻、十万分好奇、科学探秘、传统文化等不同的功能。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好奇小知”是问答社区模式,支持用户提问,而回答则是以视频化的内容为主。 


至于为什么好奇小知这款产品会以科普为切口,有观点认为,或许是吸取了当初悟空问答的失败经验。毕竟问答社区这一赛道作为细分市场,在有了知乎这个领头羊后,几乎已经容不下第二个同类产品了,而专注科普领域,则有助于吸引哪些因为知乎逐渐“微博化”后,无法寻找干货而离开的青少年用户。 


简单来说,好奇小知极有可能是一个融合了当下知乎视频问答模式,以及早期知乎重干货内容的产品。虽然知乎近年来搞的视频问答并没能让用户太买账,但视频问答却可能恰恰是最合适青少年用户的。因为教育本身追求的就是一种强互动,在离开了学校配备的沉浸式教学环境后,青少年往往也很难真正的学到知识,在这样的情况下,寓教于乐的科普内容或许更适合青少年的课余生活,也是将传统的K12教育转型为规避监管风险的课外素质教育上。 


当然,必须要承认的是,与通常的在线教育业务不同,好奇小知的产品属性就决定了其不会是一款拥有很高粘性的APP,而是一个工具属性较强的应用,所以想要依靠它来挣钱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实上,这款APP或许会更多地强调其非盈利和公益属性,属于树立企业形象的一款产品。 


其实不仅仅是字节跳动,快手、腾讯、爱奇艺此前都曾在青少年的知识学习赛道发力,例如快手有“快手青春记”、腾讯有“Z星球”、爱奇艺则有“爱奇艺知识”。而互联网巨头争相涌入这一赛道,为的无疑是抓住青少年这一群体,降低获客成本。而在过去,在线教育行业的获客模式基本上走的是跑马圈地这一套,即通过投广告来买用户,并寄希望于友商在这一过程中支撑不住而倒下,但显然这种模式并不健康。 


而好奇小知则或许是字节跳动构建自己的内容平台和社区来沉淀意向用户,并形成自有流量池的工具。要知道青少年用户毫无疑问是未来,虽然他们当下的付费能力并不强,但在成年后习惯了这一套教育体系后,字节跳动就能够通过高附加值的成人教育将前期投入连本带利的挣回来。 


并且如今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青少年已经成为了不容错过的用户群体。在当下互联网渗透率几乎已经达到顶点,“五环外人群”在过去数年间也已拥抱互联网,就连银发一族也开始大规模上网的情况下,唯有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用户显然才是源源不断的可持续流量。 


大洋彼岸的Meta为什么要急匆匆地喊出进军“元宇宙”的口号,除了扎克伯格认定这是未来外,最核心的原因或许就是海外市场的青少年用户如今对于Facebook和Instagram越来越不感兴趣,甚至纷纷投入了TikTok的怀抱。 


然而在青少年模式与游戏防沉迷的限制下,用娱乐的方式吸引青少年的效果不佳、还还容易引起家长的反感,那么以科普知识为“武器”来吸引青少年用户,显然就显得无害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